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清华女学霸的俯视——其实是一种共识

清华女学霸的俯视——其实是一种共识

从《最强大脑》出道,然后在各种综艺节目中秀过恩爱和智商的清华学霸伉俪,人设在几天内就崩塌了。

从被曝出评奖经历造假,到与北大女生约3p不成后破口大骂,让人们看到学霸光鲜的皮袍下,是一个多么卑微的灵魂。

 

当然在他们心中,是不会像鲁迅一样做这样的审视的。

 

当然这位女生既代表不了学霸,也代表不了清华。施一公、颜宁这样的,才是清华学霸真正的代表。

 

但是她在一位素不相识的清华学长微博后台的留言,代表了一种共识。

 

作为一名向往爬上甚至认为自己已经接近金字塔顶端的人,她勇敢的代表他们,说出了在俯视金字塔底座上的芸芸众生时的一些心里话。

 

就因为这位清华物理系的学长转发了几句表达愤慨的话。

 

当然她能说出这样的话,不仅说明她的智商肯定没有吹嘘的那么高,而且情商更是低于常人的水平。但这并不妨碍,成功从物理系转入五道口金融学院的她,公然觉得在座的各位都是渣。

 

她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即将获得的地位和权力。正如自认为掌握了上帝之手的贺建奎,勇敢的想改变人类的命运。

 

但是贺建奎不会公然diss,面对全世界的质疑,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承担所有责任,即便这个责任是他根本承担不了的。

 

贺建奎背后的莆田系医院,更是直接否认参与了相关的试验,即便盖着他们公章的伦理审查书赫然在目,他们仍然说没有印象。

 

这才是真正高明的玩法。

 

曾经被称为华人风险投资教父的徐大麟先生,有一次对我说,风险投资是要赚钱没错,中国也需要更多需要管钱的人,但是投资什么项目,代表了投资人的一种价值观,代表了他们能够通过投资行为,让这个社会朝着自己所希望的更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我们在深圳这家涉嫌编辑胚胎的莆田系医院上市保荐机构名单上,看到摩根士丹利、建银国际这样闪亮的名字,而鼎晖投资、红杉资本这样的在风险投资界高山仰止的机构,也在莆田系各路医院背后提供着强大的资金支援。

 

他们难道是响应国家号召,扶持民营医疗产业?还是觉得这个行业太过暴利,不能错过分一杯羹的机会。

 

在他们眼里,那些被虚假医疗骗财害命的芸芸众生,不过就是他们曾经无数次收割过的韭菜之一。

 

只是他们不会像清华女学霸一样,把这样的话公然说出来。

 

曾经在一次医疗的学术会议后,和几位来看项目的投资人聊天,他们之间在寒暄恭维的时候,都是说说各自的项目。其中一位就说,上半年很后悔,没有像红杉一样抢到拼多多。

 

我当时就奇怪,这样的公司你们怎么敢投。当然这才是我最幼稚的地方,有人气,能上市,凭什么不投。没有投资人的真金白银,他们铺天盖地的洗脑广告怎么做。卖假货?淘宝不就是这么过来的。

 

看看红杉的大佬对拼多多是多么看好:

 

然后呢,拼多多刚一上市,他们就撤了。获利3.8倍。说好的不忘初心呢?

 

白璧德在《卢梭与浪漫主义》曾经把中国无法创造出优秀的悲剧根源归咎于中国人缺少伦理的真诚。从窦娥冤到赵氏孤儿,这些引以为傲的悲剧脚本,只能唤起人的同情心而不是同理心,故事的结尾,带给人的不是悲凉的思考,而是复仇的畅快。

 

这是因为,农耕社会的传统、集权社会的需要,把人的价值分出三六九等,轻重缓急,你无法从社会底层向上爬升,就永远像蝼蚁一样无足轻重。

 

所以像程婴这样用自己的孩子保护忠臣之后,被看作一种义举,像郭巨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只为给父母省口饭吃,被写进了二十四孝。

 

没人关心他们的孩子怎么想。

 

正因为如此,高傲的清华女学霸可以说学长是个loser,你这么努力,没人听到你的话。

 

你拿自己当接班人,别人就拿你当螺丝钉。

 

正因为如此,不仅被耽误了病情,而且被骗光了钱财的魏则西只能到网上伸冤,而因为相信了酸碱平衡理论而被耽误了病情的道恩·凯利(Dawn Kali),却能让加州圣地亚哥法庭为他找回公道,获得1.05亿美元的赔偿。

 

正因为如此,曾经的疫苗之王、疫苗之后们,不管出过多少事情,都可以涉险过关,只要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直到他们造成的恶果真的不可收拾,才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而监管者永远高高在上,毫发无伤。

 

正因为如此,一个拥有七本护照、子女家庭都在国外的女高管,能惊动外交部帮她争取自由和权利,而河北乡村的普通农民,却因为在家里点个煤球炉子取暖而犯了法,80高龄的老太太,却因为可能继续危害社会而不能保释。

 

正因为无法改变这种现实,我们创造了很多词汇来安慰自己,比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斯律有一句著名的话,“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这是他的一种愤慨,也是一种无奈。

 

但是这句话是有原文的,美国大法官休尼特曾经说,“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但是他所表达的意思,恰恰和斯律相反,他的意思不是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而是正义需要效率,“迟到的正义”绝非真正的正义。

 

这才是这句英国法律格言的原义,“迟到的正义就不是正义”。

 

而对塔尖的风景充满幻想的清华女学霸,并不这么想,并且为她所向往的圈子,勇敢地做了一次愚蠢的代言人。

 



推荐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