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PX与城管,谁比谁更冤?

PX与城管,谁比谁更冤?

3月30日,广东茂名街头爆发反PX游行。同一时间,百度百科上也上演了一场PX词条的争夺战,以清华大学化工系学生为主的学院派,昼夜捍卫PX低毒的定义。似乎从厦门到大连、从彭州到茂名的市民,都是愚昧的化身,PX这个普通的化学名词,在中国变成了剧毒的致癌物。

另外一个在中国人人喊打的名词,就是城管。4月19日,温州苍南县城管打人引发近千群众围殴,人们对于现行体制的怨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

城管招人恨,是因为乱打人。那么PX招人恨是为什么呢?是出过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故?还是造就了多少癌症村?都没有。只是因为这个东西被反对的早,被反对的好,被反对的最有效。

中国人最早开始认识PX,要追溯到2007年厦门海沧的腾龙芳烃项目,由于厦门大学赵玉芬院士牵头反对,这个项目最终迁址漳州,民意在与经济利益的博弈中取胜。而在当时赵玉芬院士所提出的PX危害,却有点危言耸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把PX说成是剧毒的致癌物,和之前刚刚发生爆炸的吉林双苯厂是一个东西。

据她的介绍,当时她是了解到这个项目,然后请厦门大学专长在于环境毒理学方面的袁东星教授帮忙收集资料,结果大吃一惊,发现国际上的PX项目集中在亚洲地区,尤以韩国和中国为多。台湾地区和韩国等地的项目与较大城市的直线距离一般大于70公里,而中国大陆则一般约20公里。

2007年3月,由中国科学院院士赵玉芬为代表的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的《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议案》。提案中提到“PX全称对二甲苯,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在厦门海沧开工建设的PX项目中心5公里半径范围内,已经有超过10万的居民。该项目一旦发生极端事故,或者发生危及该项目安全的自然灾害乃至战争与恐怖威胁,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个叙述成为后来反对PX项目的人士最常用到的理由,也是公众对PX最典型的认识。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哪怕PX项目采用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环保生产设备和工艺,PX泄漏也是无法控制的。”“至少要建设在100公里以外,城市才算是安全的。”

而根据清华学生的表述,PX的毒性和咖啡差不多,如果加上它易燃的风险,最多不过相当于酒精。当然这可能混淆了产品和生产过程的风险的不同,PX本身的低毒,并不能替代PX生产过程中的低毒。正如许多人经常举的一个例子,纸张更加低毒,但是造纸是很毒的。

再看看PX的生产过程。PX全名叫做对二甲苯,也就是在苯环的6个角上的1-4位置,有两个相对的甲基,这样的分子构型很容易做成长链,因此在工业上将其制成对苯二甲酸后,可以广泛用于合成纤维和聚酯行业。我们穿的衣服、喝的饮料瓶子,都是这样做出来的。

如果这两个甲基的位置太近,就被成为1-2邻二甲苯,1-3间二甲苯,这两种东西的用处就不大。

在石油工业上,主要产品就是烷烃和芳烃,其中烷烃主要是用作燃料,而芳烃主要用于化工产品。原油在经过一步步的分馏过程中,逐步把小分子的烷烃分离出去,留下越来越重的大分子。这些残留物中,最重的就是沥青,稍轻的是石蜡,更轻一些还可以进一步提炼的就是石脑油。

PX工厂就是利用石脑油,将其经过一定的化学工艺,让长链分子闭合成一个环,就是6个碳的苯环,然后这个苯环上往往会挂上一两个甲基,就是甲苯和各种二甲苯,当然可能还有乙苯,然后将这种混合物中的各种组分离出来。其中苯和对二甲苯是最有价值的,其他的组分,往往需要利用其他工艺再加工成苯和对二甲苯,或者添加进燃料。

作为一种成熟的工业,一种石油工业的一个小部分,PX这个小字辈的风险和其他的石化项目风险没有什么差别,甚至和一座加油站的风险差不多,当然这种项目也会发生事故,发生泄漏。但是由于中国民间汹涌的反对,PX比很多更具毒性的产品获得更多的骂名。

当然谁都完全可以说,怎么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谁愿意要谁要,反正我不要。就像很多人反对转基因时说的一样,那就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

但是专家用这些理由来说服公众,公众却就是不信。双方仿佛就站在两座悬崖上对骂,各自也听不清对方的声音,就是比谁的声音大。实际上,公众对于PX的质疑,只是PX给了公众质疑公权力的一个载体,而且反PX由于过去成功的实践,变成了一种相对安全的平台。

在国外的很多大型石化项目的运作过程中,不仅在安全环保上的投资需要占到一半以上的比例,而且在与当地社区的沟通,取得理解的过程中,也需要耗费非常大的精力和成本,这都是项目运作必然存在的环节。

这也是国外许多大型石化项目得以顺利进行的原因,当然这背后的原因,是政府管理体系、环保监管体系、法律保护体系的健全,这约束着企业的自律,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各种相关的利益和诉求也都有出口和载体,没必要以街头运动的方式保护自己。

而在中国,这三个体系虽然都在健全的过程中,但都仍然非常缺乏,更有不时爆出的管理者、监管者自肥的丑闻,让他们的威信扫地、公信力全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懒得沟通,就只有剑拔弩张。

这种情况不改变,不管是PX还是城管的命运,都不会改变,除非有更多的名词加入它们,分散公众的注意力。套用马列院士何祚庥的一句话送给它们,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

 

推荐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