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ESOF最后一天:再生

ESOF最后一天:再生

ESOF最后一天:再生

今天是欧洲开放科学论坛的最后一天,只有上午有会议。而资助我们10位中国记者的德国博世基金会上午就已经带着德国来的几十名“未来科学家”坐大巴回国了。不知道是因为过来一个星期才有了时差反应,还是最近两天晚上总是有酒会,这两天上午总是特别困。

早上我和民营经济报的邱登科和一位美国《科学》杂志的记者在18路公交车上碰到了,这就说明我们的第一堂课都迟到了。赶到我想听的气候变化在动物进化中的证明的报告时,一个人已经讲完了。另一个人正在绘声绘色地将鱼为什么会变性。

根据他们的发现,随着水温的升高,鱼群中雄性的比例会显著增加,比如有的鱼类在18度水温是雄性的比例不到10%,而到33度的时候,雄鱼的比例达到75%。这就说明同样一群鱼,其性别比例会随着外界环境变化。

而变性的另一个动因是,雄鱼和雌鱼体型在大小和生殖能力的关系上有所不同。对雄鱼来说,精子的数量和体型关系不大,因此雄鱼不管长到多大,生殖能力不会随之有明显提高。但是雌鱼就不一样了,随着年龄和体型的增大,雌鱼的生殖能力会显著增加。因此雌鱼提高生殖能力可以靠体重,但雄鱼提高生殖能力,因此鱼群中的雌雄比例就成为鱼群应对外界环境的手段。当恶劣的环境威胁到鱼群的延续的时候,鱼群就可以靠根据温度变性来维持整体上的生殖能力。而什么会显著地推动鱼的变性呢,那就是气候变化。

不过他并没有指出,鱼群这种性别比例的变化是在什么时间尺度上的,和气候变化的时间尺度能否吻合。后面还有一位女科学家将了不同类型的蝙蝠种群数量与气候变化的关系,没怎么听懂。

这场报告之后,是讲再生药物的。跟气候变化没关系了,但是这场报告的题目像站在冰块上的北极熊一样煽情,叫做“从承诺到现实的漫长而曲折的道路”。

首先这位来自西班牙的科学家分析了人为什么不能像蜥蜴那样再生,这是因为人体器官在生成需要胚胎干细胞,但是在人体长成后,干细胞就只在上皮组织和骨髓中存在了,因此人体基本上只有皮肤和骨骼以及血液可以再生。

在长期以来的体细胞克隆研究中,科学家们主要利用未受精的女性卵子和相关组织的细胞核,来制造可以形成特定组织的干细胞。不过目前在全球有两个研究小组已经成功利用病毒将相关基因导入皮肤细胞,让皮肤细胞可以具备胚胎干细胞的功能,具备生成人体各种组织的能力。这种方式,已经可以避免利用人体生殖细胞导致的道德风险。

但是,具备了形成组织细胞的能力,并不意味着人类具备了形成特定器官的能力,就是说我们可以制造心肌细胞、肝脏细胞、肾脏细胞,但是这些细胞无法自己长成一个完整的器官。所以人们需要利用人工的材料制造一个器官的框架,然后让这些组织细胞在这个框架上形成一个人工器官。

五、六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人工器官距离人类还有多远的文章。在当时人类所能制造的器官只限于耳朵、鼻子等器官的外形,虽然是可以生长的,但是不具备相关器官的内部功能。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整形外科的曹谊林教授,就在全世界第一次在老鼠的后背上长出了一个人耳朵,在当时科学界轰动一时。

来自西班牙卡塔罗尼亚生物工程研究所的约瑟夫·普朗内尔说,最近这几年,可以说人类在人工器官领域的许多方面都取得了重要的进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现在的人工器官框架材料可以和组织细胞对话了,而不是让组织细胞简单附着在框架上。

“但是我们现在只是知道了词汇,还不知道语法。”普朗内尔说,现在大家在智能材料上还有大量的问题需要解决。

他说,我们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把人工骨骼组织细胞种植在特定形状的人工骨骼框架上,替代某处受损的骨骼。利用类似的方法,目前世界各地研究机构和企业的研究小组都已经开始制作人工唾液腺、人工皮肤、人工牙齿、人工尿道、人工乳房、人工肝脏、人工膀胱、人工耳郭和人工脊髓神经。

但是人工器官能够真正进入人类的医疗系统,成为临床医疗的一种选择,仍然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首先要让这些器官能够发挥完整的功能,技术上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人体对于这些器官到底反应如何,现在还没有足够安全的证明。另外从成本的角度,如果这些器官的价格太贵,保险公司也不会接受它成为一种常规的医疗手段。

比利时鲁汶大学的生物医学伦理专家琳恩·特洛梅尔曼斯说,再生医学的技术上的复杂性和它的人类学意义必须被谨慎对待,因此目前成功的再生医学治疗必须是为最紧迫的医学需要提供服务,就是现在还只能给最需要的人。而对于某些涉及伦理的应用,更要谨慎对待。

听完这场报告,在500人报告厅有两个搞音乐的人作报告。他们的理念,就是人们现在已经可以用语言和图像表达我们的现代社会和文化,现在需用听觉来实现同样的目标。但是声音的表现力和人们的接受能力显然还不足以让声音成为一种和语言、图像同一量级的表达方式。

下午两点,在我们开会的这座大楼的楼顶上,举行了都灵向都柏林移交会旗的仪式。这座大楼以前是菲亚特的总部,楼顶上有一条完整的试车赛道,汽车可以从楼下直接开到楼顶,在菲亚特搬走后,这里也就成了都灵市的会议中心。

在移交仪式上,欧洲开发科学联盟的负责人说,带领欧洲走出经济危机的过程中,科学和创新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引擎,欧洲开发科学论坛也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各种理念的集中地,也将在新欧洲的建立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他透露,这次会议起草的《都灵宣言》已经提交给欧盟,将成为未来欧洲科学界一个重要的纲领性文件。

最后,都灵市的代表将ESOF会旗交给了都柏林市长,并送给他一座代表都灵市的铜牛。在仪式结束前,都灵市的学生们表演了集体舞,虽然没有我们那么齐整、更没有朝鲜那么整齐,但是充满了活力。舞蹈最后在普契尼的歌剧《贾尼·斯基基》中的“O mio babbino caro”(啊我亲爱的爸爸)中结束。请欣赏。

其中最重要的一句,就是“Si,si ci voglio andare,啊,是,让我们去吧!”。2012年,都柏林再见。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