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中断的回家路

中断的回家路

中断的回家路

和弟弟一起来上海玩的林先生,准备赶在国庆出游高峰到来之前回福州。如果他能够在今天15点17分顺利登上上海虹桥开往福州D3101次动车的话,他们会在今晚20点10分到达温州南站之前,路过一个叫做下岙村的地方。

两个月零四天之前,分别从北京和杭州出发,开往福州的两列动车,在这里发生了追尾事故。而今天在上海地铁中发生的一次追尾事故,让他们的回家路戛然而止。

根据上海地铁方的消息,14时许,地铁10号线因设备故障,全线路实施人工调度、手动驾驶,14点51分导致10号线豫园路两列车追尾。

截至9月27日19时,两列车上的800多名乘客中,有271人送院就诊检查,其中61名伤者住院,30人在急诊观察室进行24小时观察,无人员死亡。

林先生和弟弟是在五角场登上的这列火车,自从10号线开通了虹桥站后,很多人乘坐这条地铁线去火车站。他们是1点多上的车,觉得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足够赶上15点17分的火车。但是在两点钟经过豫园站后,他们的车就停在了隧道里。

列车里的广播,隔一会就广播一次,说是车辆故障,让大家耐心等候。但是等了十几分钟后,弟弟坐不住了。他开始打车厢铭牌上面的上海地铁24小时咨询服务与监督热线(021)64370000,但是打了几次,都无人接听。财新记者问他,是不是忙音,他说不是,是没人接。

后来他又打12319交通投诉热线,也没人接。停车停了快半个小时,火车快赶不上了,他就跑到车头上去找司机,但是司机就呆在驾驶室里面打电话,也不理他。他砸门也没用。司机就是隔一会按一个按钮, 列车里就广播一次,说是车辆故障,让大家耐心等候。

弟弟觉得要出事,因为温州的追尾事故让他印象太深了。他回到坐在最后一节车厢的哥哥那里,叫他往前面走走,免得后面有车撞上来。但是他们大大小小有7个包,哥哥懒得动。弟弟还是不甘心,站在那里准备打110。电话还没拨出去,只听咣当一声,他自己被撞飞了出去。

林先生说,撞车以后,车厢里面一片哭喊声,看到弟弟晕倒在地上,他就把弟弟扶到座椅上躺下。过了十几分钟,开始有人来疏散他们。沿着漆黑的地铁隧道,他们走了三四百米,在老西门站到了地面上,又过了十几分钟,才有救护车来接他们。

因为自己的伤不重,林先生被送到了瑞金医院,而昏迷的弟弟,被送到了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在瑞金医院拍了片子,林先生的第八、第九根肋骨出现的骨折,但是医院说没事,就让他回家。他向医生要病历,医生说这批病人的病历都需要存档,不能给他,他就要了一份复印件。

虽然医生说他没什么事,毕竟是断了两根肋骨,他走起路来还是觉得疼。他自己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一个人拎着7个包从地铁中走出来的。

我问他想去哪,他说要去找弟弟。我说你拎着这么多东西怎么去,是不是先住下。他也觉得有道理。我说要住什么价位的,他说都没关系。路上路过一个小旅馆,红红的牌子上写着59-100元。我说这个行不,他说不行。继续往九院的方向走,路过一家汉庭,他说这个可以。

我们拎着7个包到了大堂。但是前台说没房了。我们就又拎着7个包回到车上,看到前面有个小旅馆,这下他也不挑了。

把行李放在了小旅馆,我跟他来到了九院。这里本来是上海最好的看牙的地方,整容和骨科也比较有名。在这里的普通外伤科病房,他弟弟鼻子里插着输液管躺在床上。看上去没什么外伤,弟弟说可能是有点脑震荡。医生给他拍了CT,但结果还没出来。

病房里还有一个姓苏的小伙子,是嘉兴人,也是去虹桥站乘火车回家的。他的回家路,也停在了这里。

我问林先生要不要去买点东西吃,他说再等会,看弟弟的结果出来怎么样,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跟他一起回去。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