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谁动了你的彩金

谁动了你的彩金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近期被查处的福彩领域4名局级领导干部的忏悔视频。针对网上流传,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14名领导贪污1360亿元,记者从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了解到,网传的相关消息均为谣言,具体数据尚不便公开。
 
如果1360亿是谣言,那么不便公开的数据是多少?
 
1360亿确实有点多,全国彩票的销售额也就是四千亿,其中福利彩票也就是2000多亿,难道他们14个人能拿走一多半?
 
2017年1~12月累计,全国共销售彩票4266.69亿元,其中福利彩票机构销售2169.77亿元,体育彩票机构销售2096.92亿元。
 
那么这四千多亿里面,有多少是拿来发奖了,有多少是纳入公益呢?
 
依照财政部等部门印发的规定,中国的彩票销售额中,相当比例要纳入公益金中。公益金将被用作全国的各项公益事业,涉及扶贫、教育、体育产业等。
 
以双色球为例,销售额51%作为奖金,36%作为公益金,13%作为发行费用。竞猜型彩的公益金提取比例在20%左右。
 
也正是由于中国彩票的公益性质,最高的返奖率也才70%上下,和国外动辄90%以上的返奖率相比,也是比“公彩”更易中奖“私彩”屡禁不止的一个重要原因。
 
既然提取了那么多公益金,这些钱用到了哪里?
 
实际上在2009年7月《彩票管理条例》实施之前,就是一笔糊涂账。
 
2009年3月《法制日报》曾经有一篇文章提到,权威数据显示,中国彩票业已经走过了20年,发行的彩票总金额高达5000亿元,按照35%的公益金提取比例,公益金总额接近2000亿元。
 
而根据当时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所长王薛红的调查,“这是一笔预算外资金。如何使用这笔钱,既没有详细的说明也缺乏必要的监管。”
 
“目前的情况是,当彩票发行机构出现违反彩票政策的行为时,往往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制止。理想的做法是应该设立一个超脱于各部门的监管机构,在此基础上进行发行机构的企业化转型。”
 
《彩票管理条例》开始实施之后,中国彩票发行管理开始走向规范化,但远远不到规范的程度。彩票资金给谁用,怎么用,还是有很多空子可钻。
 
2015年审计署第一次发布彩票资金审计结果,在抽查的658.15亿元彩票资金中,审计查出虚报套取、挤占挪用、违规采购、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和发放津贴补贴等违法违规问题金额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总额的25.73%;涉及彩票公益金资助项目854个,占抽查项目数的17.2%。
 
查出的问题包括使用公益金组织旅游、发放奖金、买车买房,未经审批花费数千万乃至数亿用于营销宣传、向代销商支付数亿佣金。
 
详情请移步审计署网站了解详情,他们想出来的办法真是五花八门。(http://www.audit.gov.cn/n5/n25/c67336/part/31185.pdf)
 
抽查了658亿,问题金额就占了四分之一,福利彩票,究竟成了谁的福利?这个结果一出,媒体一片哗然,然后2016、2017年审计结果怎么样,对不起,没有公布。
 
对于这些乱像,一些专家则评价说,彩票业仍然处于相对初期的阶段,管理水平和规范化程度有待进一步提升。
 
为什么要提升,提升了还怎么给自己发福利,他们偏不提升。
 
所以到了2018年,他们就给一锅端了。
 
根据11月9日中纪委官网题为《减遏并重标本兼治重构福彩公信力》的文章,
 
“原民政部党组未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特别是对中福彩中心监督管理缺失”,”导致福彩领域腐败现象蔓延,发生系统性腐败问题。”
 
该文章披露:“对中福彩中心领导班子违反《彩票管理条例》,集体研究同意中彩在线公司年度分红,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的14名责任人员予以严肃问责,其中对12人立案审查,对2人予以诫勉。
 
“查清了中福彩中心原主任鲍学全、原副主任王云戈的严重违纪事实,给予2人‘双开’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中福彩中心原主任王素英、原副主任冯立志采取留置措施。”
 
看看这几个人在忏悔视频里面说的什么,三句话不离开“我”“自己”,被抓了他们想到了就是自己完了,没被抓时候,他们就觉得自己赚了,他们从来不会想到他们做这个工作是干什么的,“福利”、“公益”,在他们眼里只是牟利的工具。
 
这拨人完了,换一拨人会怎么样,会不会不一样?
 
如果彩票管理体系不改变,会不会前腐后继?
 
正如中纪委的文章里面说的,他们的腐败是系统性的。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