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虹鳟被列三文鱼,指鹿为马还是迷之自信?

虹鳟被列三文鱼,指鹿为马还是迷之自信?

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红毛是药还是酒,要看什么时候问。面对监管的时候,说是酒,宣传效果的时候,说是药。
 
这就是中国文字的妙处。但是名字不一样怎么办,可以改。
 
正如叫了很多年的美国大杏仁,在被揭露原来就是扁桃仁的时候,他们没有老老实实叫桃仁,改了个名字叫巴旦木。
 
要是鳟鱼和鲑鱼的名字不一样怎么办,就说他们本来就是一种东西。
 
鲑鱼也就是Salmon,香港人通过音译,把它叫做三文鱼。随着日料在国内兴起,对于三文鱼的需求也大大增加,价格也水涨船高。
 
三个月前,央视的一则吹捧地方养殖业的报道,无意中揭开了一个骇人的真相,原来中国市场上的三文鱼,三分之一是来自青海的"高原三文鱼"。
 
 
在此节目播出之后,微博大V“开水族馆的生物男”转发该报道称,所谓国产三文鱼和消费者所熟知的三文鱼不是一种鱼,实际上是淡水虹鳟鱼,寄生虫可直接寄生人体,生吃存在很高的风险。
 
虹鳟鱼就是Trout,色泽口感上,跟三文鱼相差无几。但是最大的区别,是前者生活在淡水,后者生活在深海,而淡水鱼难以避免受到寄生虫的侵袭,对人体可能存在危害。
 
央视不小心泄露的真相,让国产三文鱼遭遇信任危机。怎么办,我们最擅长化危为机。
 
8月10日,青海省人民政府网站发布一条消息:《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发布。
 
这一标准,是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会同三文鱼分会成员单位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冻食品有限公司等十三家单位共同起草的。根据该标准,“三文鱼是鲑科鱼类的统称,包括大西洋鲑、虹鳟、银鲑、王鲑、红鲑、秋鲑、粉鲑等”。
 
有没有觉得,在一大片鲑里,那个鳟是不是特别扎眼。
 
但是标准就是标准,上了标准,谁还敢说咱是冒牌货?
 
虽然这个所谓团体标准,并不是强制性或推荐性的国家标准,也不是行业标准,而是由社会组织和几家企业自己定,自己发布的标准。但是即便是团体标准,也是要通过行业协会认定的,当然对这十几家企业来说,这也可能很容易,但是除了挣钱之外,把民众的健康置于何地?
 
曾经跟挪威一位做水产的哥们聊天,他说,就算是在刺身的故乡日本,他们也不敢生吃北海道的三文鱼,他们只敢吃挪威和智利的三文鱼。
 
根据生活海域,三文鱼可分为两大类:太平洋三文鱼和大西洋三文鱼。太平洋三文鱼主要生活在美国的阿拉斯加和日本的北海道,大部分是野生并在河海之间回溯的鱼,因此一般认为太平洋三文鱼是淡水河的鱼,含菌与虫较多。而挪威和智利的北大西洋三文鱼不会经历“回溯河里”的过程,一般在深海养殖,因此比较适合做鱼生。
 
当然这位朋友没想到,那种以假乱真、价钱比三文鱼便宜得多的“虹鳟”,竟然也敢叫三文鱼。这个时候,是什么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他只能感叹,别人连真正的三文鱼都不敢轻易吃,你们竟然把虹鳟改个名就当三文鱼吃,你们真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香港美食家蔡澜曾在书中提到:“正统的日本铺子,绝对不会卖三文鱼刺身,因为他们老早知道它的虫极多,只能用盐腌制过后烧熟来吃……三文鱼鱼肉颜色一直保持鲜红,即使腐坏了也不变,又闻不出异味,要非常非常小心。”
 
总结一下,就是不管是日本野生三文鱼(太平洋鲑),还是西方野生三文鱼(大西洋鲑)都不能生吃,直到挪威和智利开发了纯海水养殖大西洋鲑后,还经过冷冻杀虫,基本排除了淡水寄生虫危害,才能够安全生吃或者半熟吃。
 
日料也是在1995年引入挪威三文鱼以后才有三文鱼刺身这道菜。
 
而我们通过建立标准的方式,给三文鱼大家庭增加了新成员。
 
当然,这个标准在形式上还是关注了我们的健康,对寄生虫进行了”严格规定“,针对目前我国水产品中对人类健康危害较大的寄生虫——线虫、吸虫和绦虫,结合寄生虫的生活史,参照GB10136中即食水产品中寄生虫的要求,对三种寄生虫的感染人体阶段(吸虫囊蚴、线虫幼虫及绦虫裂头蚴)进行了限定。
 
他们所提到的GB10136,对国家针对动物性水产制品的食品安全标准,看似很严格。但是换个角度一想,符合国家标准难道不是最低标准吗?
 
国家标准对于即食生制动物性水产制品的寄生虫指标是吸虫囊蚴、线虫幼虫及绦虫裂头蚴这三种寄生虫在处于可以感染人体的阶段时不得检出。
 
出于对食品监督部门的信任,我们可以相信,市面上常见的可以生吃的水产品,可以说是安全的,但是谁敢保证,这个刚刚改名过来的三文鱼,没有其他寄生虫?
 
一位畜牧专家说,中国的“虹鳟“以养殖为主,很多来自高原或高原附近的水库或湖区。而这些水库或湖区的周边,大多存在着畜牧业。由于水源方面很难排除畜牧业带来的粪便污染,其中的包虫病因素,是最大的潜在危险。
 
而包虫是冻不死的,包虫病在人体内发作,主要见于肝部和脑部。前者无非是切除肝脏病灶、长期服用抑制类药物;后者则可能直接导致脑残或脑死。
 
用指鹿为马来形容制定”标准“的这些水产企业,似乎他们会觉得有点冤,似乎他们也可以学学杨国强在碧桂园事故后的表态,这不是我的本意。
 
或许他们也可以说,拼假货的可以到美国敲钟,做虚假广告的可以挤走谷歌,我们不就是改了个名吗?
 
要是这么说,他们说的也对。最近流行的一个热词儿,就是诠释,说完整一点就是中国诠释,多少在全世界被公认的东西,到中国就可以诠释出一个完全不同的版本。
 
然后说别人都错了。别人说你的时候,你说要自信。
 
比如在盛产虹鳟鱼的美国,FDA明确说,虹鳟不许叫三文鱼。
 
既然你们得了中国诠释的真传,也不要求你们的虹鳟鱼把名字改回去,你们想叫三文鱼可以。
 
根据你们自己制定的标准中对产品标签的要求,需要标注原料鱼产地以及种名。那么就明明白白的写上青海三文鱼,或者国产三文鱼,然后我们能躲远点就可以了。
推荐 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