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特朗普为什么要退出《巴黎协议》

特朗普为什么要退出《巴黎协议》

  当地时间6月1日下午,特朗普在副总统彭斯、环保局局长普鲁伊特的陪同下,宣布了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
  他说,《巴黎协定》对美国人来说是最高的不公,为履行庄严的义务保护美国及其公民,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在他看来,《巴黎协定》将导致美国经济损失3万亿美元,并将财富转移至其他国家,使美国沦为笑柄。
  此举也把人类应对气候变化历经40年达成的共识,再一次推翻。
  为什么说是40年?这是因为在1975年8月8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莱士·布勒克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气候变化:我们是否正处在全球变暖的紧要关头?》的论文,这是第一次有人使用"全球变暖"这一词汇。此后,全球变暖逐渐成为科学家和公众关心的问题。
  虽然在1992年就已经有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1997年又有了《京都议定书》,但是直到2015年达成的《巴黎协议》才是第一份被全部缔约国认可的协议,成为人类历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在得到参加谈判的195个国家批准后,这份具有普适性的协议为人类达到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度以下的目标,制定了明确的路线图。
  但是在特朗普看来,巴黎协定对最大的污染国并没有规定明显的规范措施,但却阻止美国不污染的煤炭工业的发展。
  他说的是谁,显然是中国。但是要知道,为了达成巴黎协议,中国已经做了巨大的转变。
  巴黎协议达成后,各国专家纷纷为中国点赞,盛赞中国在协议达成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中国在近年的气候谈判中发挥了极为重要作用,扮演了积极推动谈判进程的关键角色。”
  香港《南华早报》用“难以置信”来形容中国的这种转变。“这令人难以置信,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对气候变化持有截然不同看法的一个全新国家。”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中国抛弃了发展中国家群体,忘记了亚非拉的穷朋友。在巴黎气候大会领导人峰会上,中国宣布将启动在发展中国家开展10个低碳示范区、100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及1000个应对气候变化培训名额的合作项目。
  在如何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上,什么是共同责任,什么是有区别,如何表述,中国的立场就非常重要。例如是在每五年一次的盘点机制和透明度问题上,中国的态度就很关键。
  这是因为,发达国家希望成立单一制度去衡量、报告及确认各国的付出。美国对此非常看重,也希望中国也和美国一样,受到严格监督,但是中国和印度并不欢迎这种条款。
  在最终的文本中,协议就规定各国必须通报它们的排放量以及减排努力,但对有需要的发展中国家,允许若干弹性。在这里,必须通报就是共同的责任,允许弹性就体现了区别。
  这就说明,共同但有区别,其实也是有弹性的,多少共同,多少区别,还是有很大空间的。
  在过去争议最为激烈的资金问题上,其实还是照搬了过去达成的协议,即到2020年前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增加的内容就是也鼓励其他国家自愿贡献。
  资金数量方面的内容则并未出现在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中,而是在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决定”文本中指出,强烈促请发达国家制定切实的路线图,以实现在2020年前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应对气候变化资金,并到2025年前,在1000亿美元基础上设定新的资金目标。
  对于发达国家所提出的,随着不少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在2020年后他们有义务向更不发达的国家提供资金的要求,也只是用“鼓励其他国家自愿贡献”代替。
  这份协议,其实是一份妥协的胜利,仍然有许多问题,留待几年后进一步细化解决。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这种“难以置信”的转变,确实“功不可没”。
  但是在特朗普看来,这份协议远远不够。
  如果遵守协议,美国需要做什么?巴黎协议对所有签署国的要求就是每隔5年提交一份计划书,详述其打算如何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而美国前任奥巴马政府在计划书中承诺,将在2025年时将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相比2005年的水平削减26%-28%。
  要完成美国在2025年达到其计划书中所承诺的26%-28%减排目标,不仅需要限制大排量汽车、减少建筑和电器能耗这些措施,更需要对煤炭和石油产业伤筋动骨。这显然会对美国的正常经济活动造成负面影响。
  但是,巴黎协议对于各国所设置的减排目标并无硬性法律约束力,美国环保局长普鲁伊特也强力支持美国退出《巴黎协议》,称如果继续被捆绑在这一没有执行力的国际条约上,美国国内就会面临一场立法危机。
  特朗普要把它推翻,这也兑现了他在竞选期间的承诺。回归保守的执政理念,保护传统的美国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能够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其实,退出《巴黎协定》并不是美国总统第一次在气候问题上反悔。16年前新上任的小布什就宣布前任民主党总统克林顿签署的国际气候协定《京都议定书》作废。
  不同的是,美国当时只是象征性地签署了《京都议定书》,还没有在法律意义上正式批准。但《巴黎协定》已经被前总统奥巴马以总统行政令的方式批准。因此,特朗普要撤销这样一个总统行政令,还需要经过漫长的法律程序。
  《巴黎协定》最大的缺陷,也是最被特朗普不满的原因,就是缺乏约束力,不仅是对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也一样,一切凭自觉。这只是一份为了达成而达成的协议,虽然不容易,依然是妥协的胜利。
  靠现在这个协议想挽救地球?很难。
  人类历史上所有危机的解决,不是靠协议,不是靠承诺,而是靠技术,是疫苗拯救了瘟疫,是玉米解决了饥荒,是互联网解决了隔阂。
  与其靠它,不如靠AlphaGo。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