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筹划千年大计之前,先填上百年大坑

筹划千年大计之前,先填上百年大坑

当沉寂了千年的雄安城,正雄心勃勃地准备承载来自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的时候,就在50公里之外,被环保组织揭开了一块巨大的伤疤。

据两江环保在河北廊坊的工业污染调查,在大城县南赵扶镇,有两个巨大的超级工业污水渗坑,其中一个面积约170000平方米,另一个面积约30000平方米。另外在天津市静海区西翟庄镇佟家庄村,也发现了一个面积约150000平方米的污水渗坑。

两江环保的评估,废水均呈锈红色,酸性,废水PH值约为1,这批渗坑面积大,存续时间长,或已对当地的地下水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

而且,在他们过去的调查中,两江在河北黄骅、沧州、石家庄等地都发现了大量的渗坑,涉及化工、皮革、金属加工等行业,对当地的地下水、土壤都造成了长期且重大的污染。

由于地表水的下渗作用污染地下水。考虑到这渗坑已经有些日子了,怕是已经渗透到了浅层地下水区,再不治理,连深层地下水也要遭殃。

两江环保的消息一出,廊坊大城县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南赵扶渗坑治理工作情况的说明:

一、渗坑形成的原因
两渗坑均位于大城县南赵扶镇。分别为原南赵扶砖厂渗坑和原化肥厂渗坑。渗坑污染系由旺村镇村民李某某叔侄将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2013年5月28日,县公安局对该案立案,后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二、前期渗坑治理的情况
2014年3月,经过调查比较,选定龙淼公司对砖厂渗坑进行治理;选定碧水源公司对化肥厂渗坑进行治理。

仔细看看大城县的这篇通告,说明这些大坑他们早就知道,而且还治理过。找的还是上市公司碧水源,但是结果如何?三年多以后,这些大坑还在,PH值还是1。

而且李某某叔侄的本事也挺大,竟然能够私自倾倒出十几万平方米的渗坑,有朋友说,建议立刻将这两名村民调入南水北调工程领导小组。

对于天津静安的工业渗坑成因,天津市静海区环保局负责人在与“两江环保”工作人员的谈话中表示,当地钢铁产业集中,工业污水渗坑问题此前就存在,“正在想办法处理”。

他还透露,近几年,当地对辖区内的坑塘进行排查治理,三年之内累计投资达5~6个亿,对于违法倾倒废酸的,2年里抓了20多人。

这些环抱着中华民族未来龙兴之地的工业渗坑,可以说是过去几十年粗放的工业发展留下的伤疤。

专业人士从图片上初步分析,这些深红色的酸性废水,非常类似铬酸洗液,可能来自印染废水、皮革加工废水以及化工废水。因此铬污染的可能性相对比较大。

铬污染主要来源于劣质化妆品原料、皮革制剂、金属部件镀铬部分,工业颜料以及鞣革、橡胶和陶瓷原料等。

铬污染有什么危害,水污染严重地区居民,经常接触或过量摄入者,易得鼻炎、结核病、腹泻、支气管炎、皮炎等。

2011年8月,云南一化工厂发生铬污染致数万立方水水质变差、牲畜接连死亡的消息引发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由于该地正处在珠江上游的南盘江,连广东人都出现了恐慌。

当时我们很多记者一起到当地疾控中心,要到了癌症发病统计,发现平常发病率最高的肺癌只处在第二位,而排名第一的是肝癌,这不得不说跟当地长期工业污染有关。当地村民还发明了一种偏方,吃臭虫治病。

铬污染由于长期无法自然降解,也会通过农作物进入食物链。当地一位村民对我说,他们这里原来是种植贡米的,但是现在种出来的大米自己都不敢吃,“都卖给你们城里人吃。”

财新曾经专门写过一篇封面报道《镉米杀机》,说的也是工业重金属污染进入食物链的故事。

一位环保人士曾经调侃,过去我们经常说,不能走发达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结果新路就是“先污染,不治理”,让大伙把污染都吃下去。这句话当然比较偏激,但也反映了一定的现实。

当发达国家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回归青山绿水的时候,我们却开始饮用自己酿造的苦酒,甚至是毒酒。

千年之前的事情,我们知道。那时候宋辽之间的澶渊之盟(1004年秋签订,宋真宗景德元年)已经签订了十几年,宋辽间以拒马河为界的近百年和平相处刚刚开始,雄州也成为边境贸易的经济特区。

那么千年之后的事情谁知道。我们只知道,要让千年大计有未来,先要把过去几十年留下的这些大坑填上,否则贻害的将不止是百年,千年。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