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鸡的智慧和愚蠢

鸡的智慧和愚蠢

马上就是鸡年了。记得24年前,周星驰的《逃学威龙》系列拍到了第三部,名字就叫《龙过鸡年》,这简直是周星驰的电影里起的最省事儿的一个名字,既和过年没关系,也跟鸡没关系。
转眼又是一个鸡年了,随着中国人的脚步走遍了世界,中国人的习俗也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为了给中国人助兴,国外的科学家还专门发表文章,告诉我们鸡这种人们最熟悉的动物,其实对我们来说很陌生。
 
因为我们并不了解它。我们以为它们很傻、很蠢,目光短浅、随遇而安,实际上它们很聪明。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动物行为专家洛丽·马里诺(Lori Marino)在科学期刊《动物认知》上发表了一篇综述,她列举了许多经典认知心理学实验提供的证据,说明鸡的智力水平被我们无端低估了。
 
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就算是智力最差的鸡,也与学步时期的孩子智力相当。
 
“我们普遍认为,鸡所拥有的智力水平应该比其它动物的智力水平要低。其实大多数人完全不了解鸡的真正心理。”
 
鸡不仅有独特的个性,会运用策略智取对手,还懂得自己在啄食顺序中的地位,还能进行演绎推理,这是人类到7岁才逐渐形成的能力。
 
这些结论来自于一系列的认知心理实验。比如对于新孵出来的5天的小鸡,它们已能够辨认隔板后的食物哪个更多。
 
对于成年的鸡来说,数数就更不是事儿。
 
研究人员放好两堆塑料“鸡蛋”让母鸡去孵化,哪怕两堆“鸡蛋”的数量只相差一个,母鸡也会选择数量较多的那堆。有时研究人员故意从其中一堆“鸡蛋”中拿走几个放到另一堆中,母鸡马上会重新选择较多的那堆进行孵化。
 
还有一个实验,他们给一只成年鸡看一个移动的小球,在小球消失后,它还能记住其移动轨迹,记忆能维持三分钟;如果将小球的位移遮挡住,它依然能记住其移动轨迹,时长为1分钟。
 
这就意味着,鸡知道那些离开自己视野范围的东西依然是存在的,而人类要到1岁之后才能明白这个道理。
 
还有一个更著名试验,就是让鸡尝试忍受饥饿,忍受的时间越长,允许吃饭的时间就越长,结果发现93%的鸡都能够控制自己进食的欲望,在眼前的诱惑面前表现出惊人的自制力,为了得到更多,它们宁愿饿着。
 
这种能力,人类三岁的小孩都做不到。
 
鸡的沟通方式也相当复杂,包括了一系列不同的动作语言和至少24种不同的鸣叫,它们以此向伙伴传递信号。在认知心理学上,这种能力需要某种程度的自我意识,以及领悟其他动物意图的能力,这也是包括灵长类动物在内的高智商、群居动物所具备的能力。
 
马里诺的一句评价非常到位——家鸡们会互相观察,互相学习,并互相欺骗。比如说它们会用不同的叫声提醒主人它想干什么,它还会观察主人的脸色,主人生气的时候就不会老是提要求。
 
但是鸡的这种小聪明,却似乎难以改变人们对鸡的刻板印象。曾经有一个寓言,就是说很久很久以前,鸡和其它的鸟儿一样,是会飞的,可是有一天,狐狸对鸡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学习飞翔,天上又没有食物。”
 
鸡想着狐狸说的很对,为什么自己要辛苦练习飞翔。于是它们开始放弃学飞,每天在地上奔跑,它们越跑越快。
 
一天,狐狸又来对鸡说:“你们为什么要跑那么快?跑的快根本对你们没有任何的用处,周围的食物那么多,跑的快根本看不到。”
 
鸡们都觉得狐狸的话有道理,日子越来越久,越来越久,鸡失去了飞行和奔跑的能力,现在它们既不会飞,也跑不快,狐狸轻而易举的就能抓住它们。现在,它们成了狐狸的猎物。
 
很多国家都喜欢用一种动物来形容一个国家国民的性格,比如英国喜欢用狮子或者公牛,俄罗斯、德国、美国都喜欢用鹰,去诠释一种开拓精神、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
 
但是也有一种性格,用鸡来形容也十分贴切。它们满足于主人提供的温饱生活,最大的满足,是老子也曾经阔过。当它们的血肉最终被送上主人的餐桌的时候,它们会觉得这是最大的幸福。
 
当然它们也很聪明,它们会互相观察,互相欺骗,以便在主人有限的食粮中,争取最大的份额。当别人质疑它们的这种生活方式的时候,它们会说这严重伤害了它们的感情。
 
当主人帮它们隔绝了所有外界信息后,它们就自豪的认为自己成了宇宙的中心。
 
为了这个伟大的事业,它们献了青春,又献了子孙。
 
其实,这丝毫没有侮辱鸡的意思。毕竟它们在生理上心理上还是有局限的,但是人如果活成了鸡的生活,就够可悲了。
 
其实,我跟鸡还是有感情的。记得刚刚出国的时候上英语课,老师让大家说一个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我就说是fried chicken,老师说那你来美国是来对了。
 
马上过年了,大家又要吃不少鸡。
 
希望大家吃好喝好,不要暴饮暴食。
 
鸡年大鸡大力!
推荐 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