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能否不给猪吃抗生素?

能否不给猪吃抗生素?

  今天又曝出一个大新闻,北京很多农贸市场的鲜鱼都下架了,后来被证明又是一个谣言。北京市食药监局回应,网传北京市水体污染导致淡水鱼污染的传闻不可信,停售淡水活鱼是企业自主行为,北京从未统一下达停止销售淡水活鱼的通知。
  风波似乎很快就平息了。但是此后@首都食药在微博上的一则声明,则把另一种传闻坐实了,当然它可能根本就不是传闻了。就是北京市正在开展畜禽、鲜蛋产品和水产品抗生素、禁用化合物及兽药残留超标的专项整治行动。
  原来是有内鬼泄露了北京要开展专项检查的消息,许多超市得知消息后,采取了紧急下架行动。
  这就说明抗生素的滥用问题,现在必须用专项行动来整治了。尤其是对于我们吃的最多猪肉来说,过去我们是听说瘦肉精比较多,其实抗生素更多,使用抗生素的历史,更要比瘦肉精长的多。
  由于很多大型养殖场的养殖密度不断增大,疫病的风险不断增高,抗生素已经变成了养猪业、养禽业“预防疾病”的法宝。而动物体内的抗生素残留,就如同一颗隐形炸弹,通过一条条食物链入侵人体。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2015年公布的一份研究结果显示,至少有58%的儿童尿样中检出一种抗生素,1/4的儿童尿样中检出两种以上抗生素,有的尿液样本中能检出6种抗生素。
  根据2015年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发布的《中国抗生素十年调查报告》,2013年中国抗生素总使用量约16.2万吨,其中高达52%的抗生素直接被用于养殖业。难怪老外总是惊叹我们中国人的体质是“百毒不侵”,原来是因为我们是吃抗生素长大的!
  当时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就表示,这些年在大医院里已经对抗生素使用有了控制,但在畜牧业中还没有任何对策。抗生素的残留本身不是大的问题,关键是抗生素污染排放过程所引起的对环境微生物耐药性。而环境中的微生物耐药性,最终还是会影响到人类本身。
  多年以来,给猪喂抗生素可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为什么要给猪吃抗生素?
  一般来说把抗生素添加到水或者饲料里,有几个好处,
  1.治疗疾病,有一些细菌感染,在不用诊断的情况下就可以治愈。
  2.预防感染性疾病。
  3.最重要的,抗菌素有助于猪的生长,喂了抗菌素的猪生长率要提高15%左右。
  因此养殖业用的抗生素分为促生长用抗生素(AGP)与治疗用抗生素。
  为什么抗生素有这么好的效果?
  抗生素的抑菌作用机理,是抑制细菌细胞壁合成,影响细胞的膜通透性,抑制细菌蛋白质合成,抑制核酸(DNA)合成。
  很多人关心为什么抗生素可以促进生长。这是1946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Moore等人发现的,他们发现抗生素在肉鸡饲料中具有促生长作用,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抗生素作为促生长剂被大量用于动物养殖业。
  抗生素可以促进生长的机理,可以归结为减轻抗生长因子的不良影响,改善蛋白质代谢,促进营养物质的吸收,改变胃肠道组织结构,减轻肠道微生物与宿主营养竞争,降低微生物产生有毒代谢产物,抑制胆酸的生物转化。
  当然抗生素也直接影响动物免疫系统反应能力,间接地降低微生物侵袭强度。
  我们查到1984年《国外畜牧科技》上的一篇论文,当时还把抗生素作为一种国外的有益经验给国人分享,文章中说,抗生素能有效地增加生长速度,提高饲料报酬,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抗生素的广泛使用是当今高度集约化养猪业成功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85%的仔猪饲料,75%的生长猪饲料和60%的肥育猪饲料中都含抗生素。
  但是后来人们慢慢意识到,抗生素药物在人类和家畜生产中的不恰当使用,会造成抗药性。有些情况下,这会培养出所谓的“超级细菌”,或多种药物抗药性细菌。
  猪长期服用抗菌素,猪就变成了一个细菌选择培养的载体,那些逃避了抗生素的病菌会变成具有抗药能力的强力致病菌,即使是平时很普通的细菌也能变异成为超级致病菌。一旦有传播到人的机会,人体是无法低档的。另一个问题,抗生素还会残留在猪肉里,人吃了以后,就成了间接的受害者。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曾经发表研究结果称,在中国商业养猪场发现了149个独特的抗生素抗性基因。
  曾经有机构预测,如果我们对滥用现象仍无动于衷,在2050年之前,将有一亿人死于滥用抗生素引发的抗药性。这个死亡数量远远超出了交通事故或癌症所造成的死亡数量。
  在1986年,瑞典率先禁用促生长用抗生素(AGP);2006年,欧盟禁止AGP在饲料中的使用;2008年,美国的泰森公司、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嘉吉公司禁止了AGP在饲料中的使用;2014年,美国要求在未来的3年里,禁止AGP在饲料中的使用。
  2015年,中国宣布禁止在食品动物中使用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诺氟沙星等4种原料药的各种盐、脂及其各种制剂。自2016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经营、使用上述4种原料药的各种盐、脂及其各种制剂。
  所以说,北京的专项整治不是孤立的食品安全突发事件,而是之前几个月政府终于完成了一次评估,调高了对抗生素的认知,到达今后养猪禁止用抗生素催肥的水平。
  那么养殖业者怎么办,禁用了抗生素,猪老是生病,老是长不胖,对他们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损失。所以对他们来说,也需要一种抗生素替代方案。
  目前,常见的AGP替代品有,植物精油、益生菌、酸化剂、抗菌肽、酶制剂、卵黄抗体。
  许多有机酸作为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替代物添加到饲料中是有益的,其作用在断奶后最初数周内最为显著。虽然尚未弄清产生这种正面功效的机理,但很可能是由于同胃肠道内微生物菌群的相互作用而引起
  中链脂肪酸是一种有效替代抗生素的功能性饲料原料,它可以在动物的胃中产生一种抗病原菌的屏障,胃的低PH环境中,游离中链脂肪酸能穿透细菌的磷脂双层细胞膜,从而灭活细菌。
  不仅在于改善肠道健康方面,它还能显著提高动物的免疫力。研究表明,中链脂肪酸能显著提高嗜中性白血球的质量。拥有更高活性的白血球还能更加有效地抵抗非消化系统疾病。
  之前我们了解到,巴斯夫正在和国内合作研究如何取代猪饲料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消息,但是当时还不了解猪饲料中的抗生素问题有多么严重,所以就没有跟进。不过从这次事情透露出的现实,这个问题确实值得重视。
  当时的消息是,巴斯夫携手华南农业大学探索取代猪饲料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实用产品,他们将在未来三年半的时间里共同开发有机酸作为替代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合生素,以减少断乳后仔猪的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用量。
  由于过去二十年里欧盟市场禁止在饲料中使用 AGP,养猪行业不得不将目光转向有机酸、益生菌、益生元和精油等成分以代替AGP。 使用有机酸作为饲料添加剂在欧盟市场十分常见,其优点也得到了业内的一致认可。
  合生素是一种饲料添加剂,可帮助胃肠道微生物群保持平衡,从而提高动物的健康水平和生长速度。该项目将深入研究大量合生素,并探索单独或结合使用多种合生素的安全性和功效。
  最重要的,是要获得养殖户的认可。通过项目获得的信息将有助于饲料生产商和养殖户更好地了解用于代替 AGP 的合生素产品,从而做出更明智的选择。进一步提高动物产品的安全性和质量,进而改善人类健康和福利。
  当然大家最关心的,什么时候能够吃上放心肉。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虽然我们现在超市里也有泰森的肌肉,史密斯菲尔德的猪肉,但是我也不敢保证,他们在中国出售的产品是不是符合美国的标准。
  
推荐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