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百余诺奖得主力挺的是在中国被妖魔化的黄金大米

百余诺奖得主力挺的是在中国被妖魔化的黄金大米

日前,一百多位诺贝尔奖得主联合向绿色和平及世界各国政府领导人发出公开信,敦促绿色和平及其支持者接受转基因,停止“反转”行为。并且说,反对转基因行为应视作“反人类罪”。

他们指责绿色和平组织的原因,是绿色和平多年来一直坚定的站在转基因作物的对立面,尤其是反对黄金大米的行为。

联署名单中有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一位文学奖得主和一位和平奖得主,其余为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化学奖和物理学奖得主。

这次公开信运动由英国诺贝尔奖得主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Roberts)和美国诺贝尔奖得主菲利普·夏普(Phillip Sharp)发起。至今联署的诺奖得主达到108人。

在公开信中,诺贝尔奖的得主们称,“要有多少穷人死去,我们才将这一行为视作‘反人类罪’?”

该公开信称,科学界和遍布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已多次并持续发现或证明,与天然农作物或食品相比,生物技术改良过的农作物或食品,如果没有变得更加安全,至少同等安全。

到现在为止,在世界范围内,没有发现过哪怕一例因消费生物技术改良过的农作物、食品而产生不良健康影响的案例。

看到黄金大米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会感到似曾相识。在四年前,它曾经被是“国外科研机构利用中国儿童做转基因黄金大米人体试验”的主角。这个题目看上去没有任何毛病,但是“儿童”,“转基因”,“人体实验”这样的字眼大大刺激了许多人的神经,让人们觉得,这是美国人转基因阴谋的铁证。

黄金大米确实是一种转基因大米,而在2012年被绿色和平所揭露的,是2008年在湖南一所小学所进行的对比实验。

根据2012年12月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此事进行的通报,2008年5月20日至6月23日,含“黄金大米”实验组的试验在湖南省衡南县江口镇中心小学实施。试验对象为80名儿童,随机分为3组,其中1组25名儿童于6月2日随午餐每人食用了60克“黄金大米”米饭,其余时间和其他组儿童均食用当地采购的食品。

“黄金大米”米饭系由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在美国进行烹调后,未按规定向国内相关机构申报,于2008年5月29日携带入境,违反了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有关规定,存在学术不端行为。

进行这次实验的三名科学家,也遭到处分。

处分他们的原因,是他们未能尽到让参与实验的对象充分知情的责任,虽然课题组召开过学生家长和监护人的知情通报会,但没有向受试者家长和监护人说明试验将使用转基因的“黄金大米”。

而且现场的知情同意书也不完整,只有最后一页,学生家长或监护人该页上签了字,而该页上没有提及“黄金大米”,更未告知食用的是“转基因水稻”。

此事被曝光之后,引发参与实验的学生家长的极大恐慌,并在中国社会引发极大愤怒。多位家长称,2008年时都以为学校给孩子们吃的是营养餐,根本不知道是搞黄金大米试验。“如果知道是搞试验,就不会让孩子吃。”

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一名贺姓受试儿童家长泪流满面地说,12岁的孩子听信了网上的不实传言,以为自己吃了“黄金大米”便再也不能生育,但孩子反过来安慰家长,“爸爸妈妈,没关系的,我长大以后领养一个宝宝。”

为了平息此事,官方给出补偿方案是:未食用黄金大米的儿童,家属每户补偿误工费1万元;食用了黄金大米的儿童,家属每户补偿误工费、精神抚慰费8万元。

为避免家长的担忧,官方还提供了补偿方案协议。协议注明,如以后因食用了黄金大米的儿童有后遗症,政府会负责。

当时这件事炒的很热,我们当时也收到了爆料。但是并没有对此事做报道。一方面是觉得这不是多大的事情,一方面是觉得黄金大米没有那么可怕。所以当其他媒体的同行问我这件事的时候,我说我们不想报,还给他们提供了不少专家。

为什么没把这件事当回事。最大的原因是我在2010年的时候就写过黄金大米了。

可以说,黄金大米是第二代转基因作物的代表。而在中国获得审批的转基因水稻,还属于第一代转基因作物,它通过在作物中转入一定的基因,帮助它抵御特定害虫的侵害,减少农药的使用量。

而第二代转基因作物,具备特殊的营养价值,甚至可以入药,例如营养增强型作物可以提供传统食品所不能提供的营养,免疫功能型,还可以提供类似疫苗的免疫功能。

“黄金大米”是最早出现的第二代转基因作物之一。2000年,瑞士科学家英格·波特里科斯(Ingo Potrykus)和德国弗赖堡大学的彼得·拜耶尔(Peter Beyer)合作,将黄水仙中的3个合成β-胡萝卜素的基因转入到稻米中,培育成富含β-胡萝卜素的金大米,由于这种水稻第一次解决了利用改良食物补充特殊营养的问题,而且针对的是在贫困地区非常广泛的维生素A缺乏,这一发明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  

当年7月的美国《时代》周刊以封面报道的形式介绍了他们的发明,题目就是这种大米每年可能拯救上百万儿童。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维生素A缺乏是世界卫生组织确认的世界四大营养缺乏病之一。

全世界估计有1.9亿儿童和1900万孕妇患有不同程度的维生素A缺乏症,约50万学龄前儿童因维生素A缺乏而致盲,因维生素A缺乏的干眼病高达1000万人以上。

中国属于中度儿童维生素A缺乏国家,其中城市为轻度缺乏,农村为中度缺乏,西部地区农村为重点缺乏地区,而且孩子的年龄越小,发生维生素A缺乏率越高。

另外,缺乏维生素A会导致儿童的免疫力下降,有调查表明维生素A缺乏的儿童发热、急性呼吸道感染及腹泻的发病率明显高于正常儿童,而一旦补充维生素A,这些孩子呼吸道感染的发病率就会降低20%至90%。

一般来说,维生素A可以依靠食用奶、肉、鱼虾、蛋、肝脏、蔬菜和鱼肝油来补充,因此对于膳食比较丰富的富裕国家,这种问题并不严重,而对于主要以大米为主食的亚洲国家来说,这种问题就特别突出。

就是这种可能拯救百万儿童的好东西,由于绿色和平等组织的反对,一直难以推广。这也是上百名诺奖得主给绿色和平发联名信的最主要原因。

针对指责,绿色和平的回应称,联名信中无论对任何组织或个人的关于阻碍转基因黄金大米推广的谴责都不成立。

他们理由是,推广黄金大米的国际水稻研究所还未能有效证明黄金大米能够切实解决维生素A缺乏的问题。黄金大米在经过超过20年的研发后仍没有实现商业推广。

绿色和平还强调,黄金大米是一种转基因大米,由美国先正达公司研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们的潜台词就是,黄金大米背后是大资本家的力量。

实际上,黄金大米项目,是完全公益性的。

这个项目,最早是1984年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开始与科学家讨论,到1992年波特里科斯和拜耶尔启动他们的研究,实验在1999年取得成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15年。

从瑞士理工学院退休后,波特里科斯和拜耶尔成立了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Golden Rice Humanitarian Board),致力于在发展中国家推广,其成员包括了国际水稻所(IRRI)和来自菲律宾、印度、中国、越南、孟加拉国和印尼的研究机构,先正达、孟山都等公司和洛克菲勒基金会、盖茨及梅琳达基金会的代表。

在盖茨及梅琳达基金会推进的工程里,转基因食物工程也是其中一项,他们计划花费3600万美元致力于加强维生素A、锌和铁在水稻、高粱和香蕉中的含量,彼得·拜耶尔是这一项目在改良水稻方面的主要负责人。

从某种程度上讲,黄金大米也可以说是先正达公司研发的。这就是绿色和平措辞的巧妙之处。

2004年,英国先正达种子公司根据在美国路易斯安娜州试种的第一代金色大米的结果,开发出第二代金大米,转入的是玉米中的对应基因。与第一代相比,第二代金大米β-胡萝卜素的含量达到前者的23倍,每千克的β-胡萝卜素含量最多达37毫克。

但是推广黄金大米不会给先正达带来任何利益。因为他们已经将专利捐献给金色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让后者协调金色大米在发展中国家的推广。

对此绿色和平还是可以指责,大公司虽然捐出了黄金大米的专利让穷国无偿使用,但这是为了替其商业化的转基因品种开道。因为一旦受援国接受了黄金大米,那就没有理由拒绝其他商业化的转基因品种。

但是负责国际水稻研究所黄金大米传播工作的Jill Kuehnert断然否认,指出黄金大米的研发和推广完全是国际公益机构在进行,不涉及任何公司,不会成为他们推广自己商业品种的诱饵。

由于绿色和平等民间组织的反对,虽然已经问世接近十几年,这种对于贫困人群有巨大帮助的黄金大米却一直无法登上人们的餐桌,它的发明人波特里科斯也倍感无奈。

虽然他早已放弃了这一发明的专利,任何国家和组织都可以无偿地对本地的水稻品种进行类似的改良。

他曾经说,来自绿色和平等压力组织对转基因技术的抗拒已经导致了公众和政府的抗拒——包括担心转入基因可能污染野生品种,或者担心转基因技术服务于大公司的贪婪,而永远不会帮助穷人。这已经导致了“过度的”管制,阻碍了推广可能养活穷人的转基因作物的努力。

对于绿色和平的指责,波特里科斯说,“反对者华丽的宣传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导致对转基因毫无根据的反对,这将导致上百万儿童的失明和死亡,因此科学家有责任告诉公众他们在玩多么危险和不道德的游戏。

“阻止一个人获得能够拯救其生命或视力的食物是犯罪,而对百万儿童这么做就是严重犯罪,任何社会都不应容忍。”

但是说归说,耸人听闻的阴谋论总是比枯燥的科学结论更容易让人相信。

在中国引发“黄金大米事件”的汤光文,其主持的“儿童植物类胡萝卜素维生素A当量研究”项目于2002年12月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批准,项目内容是研究菠菜、黄金大米和β—胡萝卜素胶囊中的类胡萝卜素在儿童体内的吸收和转化成维生素A的效率,探索预防儿童维生素A缺乏症的途径。

为在中国开展这一研究,中国疾控中心营养食品所与湖南省疾控中心签订了“植物中类胡萝卜素在儿童体内转化成为维生素A 的效率研究”的课题合作协议,并确定衡南县江口镇中心小学为项目点。

实际上,黄金大米的实验参加者,包括了美国、菲律宾等多个国家的儿童,绝不是如个别不明真相的公众所说的那样,是拿中国儿童来做小白鼠。

但原本出于善意的一项试验,却因操作者的违规和隐瞒,造成了受试者极大的心理负担。

对于这件事,《科学》杂志主编布鲁斯·艾伯茨在接受采访时说,

“每个科学家都希望通过自身努力让生活变得更好,但在这个过程中,科学家不能违背基本的行为准则和伦理准则。违背了科学精神,再伟大的科学成果也会黯然失色。”

科学精神,不仅是转基因科学家需要时刻铭记的信条,也是广大反转人士,乃至公众需要尊重的理念。

支持什么东西,反对什么东西,都要有足够的证据,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并不会给自己的言论和行为增加正当性。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