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何必讥笑“高考工厂”

何必讥笑“高考工厂”

高考了,真心祝福寒窗苦读12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学子们,考试顺利,超常发挥,考上自己心仪的学校。

时间进入6月,关于高考的各种讨论就多了起来,有支招填报志愿的、有回顾自己高考经历的,也有关于高考的各种新闻。

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高考工厂”四个字,触目惊心,令人胆寒。

有两个最著名的“高考工厂”,一南一北。

一个是安徽六安市大别山深处的毛坦厂中学,号称“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鼎盛时期送考大巴车达到78辆。

数据显示,2015年高考,毛坦厂中学参考人数13000人,其中达一本分数线3106人,二本人数4896人,本科达线近11000人。应届一本达线率为41.01%,应届本科达线率为85.94%。

一个是河北衡水中学,被外界称为“超级高考工厂”,2013年囊括全省文理科状元,勇夺河北省14连冠;文理600分以上的考生超过全省的五分之一。

考入清华、北大104人,占河北全省两校招生人数的80%。传说,北京孩子高考失利有一些就选择去衡水中学复读。

今年又看到一个学校被冠名为“高考工厂”,也就是长沙达材中学,现有复读学生将近2100名,开设班级59个,是长沙最大的高考复读生学校。

法晚记者专访了毛坦厂中学主管教育的副校长李振华,对于“高考工厂”的说法,李副校长认为:

“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学生只是想来这里学习知识,想通过提高自己的成绩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和家庭的命运。”

纵观我们教育的发展史,我觉得因为学生人数多、管理严格、目标明确、更加拼搏,就称其为“工厂”,真的是本末倒置,不知所云。

今时今日,有几个人敢说自己不是高考工厂的产物,不是教育流水线的产物?

又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高端定制的那一款呢?

从一开始上学,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就被灌输要好好学习,学习好了考上大学,才能出人头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已经被放进了“高考工厂”的生产线了吧?

一入校门深似海,从此个性是妄谈!

所有的学习都要围绕着提高学习能力、个人能力的目标进行。有能力的家长就在校外为孩子报奥数班、英语班等等,经济不宽裕的家长也要尽量教会孩子课本知识,就算自己小时候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打骂着也要孩子学习。

不止一次听到很多朋友说,高考是迄今为止我们国家相对最公平的政策,若是没有了高考,就会滋生更多的不公平。

没错啊!

如果没有高考,也许我现在也就是在湖北农村打打麻将、骂骂孩子,偶尔打打工吧?

就算有很多家庭有特权、有实力,他们可以不用高考,不用和别人比拼学习成绩,但是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人而已。绝大多数的人都需要通过正规的高等教育入学考试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资格。

我曾经见过一个北京女孩,如果按照经济条件应该是极好,她家我知道的就有六套房子,从二环向外分布,还有一套别墅,但是她的书桌前写着一张纸条:

“争取留在北京!”

若是没有高考这个门槛,她应该花得起钱上名校的!

复读生也好,集中营式的管理也好,他们和其他所有人的目的其实都一样:

考上大学,改变命运,追逐自己的梦想,这难道有高低贵贱之分吗?

我们其实都是一直置身在高考工厂之中,无非是厂子的大小规模不一样而已!又有什么资格嘲笑讥讽这些努力改变自己命运的孩子呢?

我们民族的传统一直就是崇尚苦读,颜真卿的《劝学》说的很明白: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说到底,现在的高考模式就是以前的科举模式,唯一不同的是手法现代化、复杂化和劣质化了。看看范进和孔乙己就很清楚了,连大诗人孟郊都不能脱俗,在中进士之后欣喜若狂,写下了《登科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而现在,我们与古人不同的是,古人努力学习诗词歌赋、书法绘画,现在的孩子则要学语数外、理化史地生,外加政治。古人金榜题名就可以做官,现在考上大学未必能找到工作,但是终极目标还是当官当管!

只要应试教育还存在一天,只要我们的现行教育体制一天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体国民素质没有质的提高,我们注定都只能是流水线的产物。

作者: 范运年

作者单位:科学出版社能源与动力分社

本文来自作者科学网博客,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