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四不像的互联网金融协会

四不像的互联网金融协会

  25号开始,互联网金融圈子里,开始流行这样一句话:你捐了没有?没有捐的,你怎么还没捐?捐了的,捐了多少?捐了多大?是普通会员还是理事?
  这仿佛是回到了两百年前的大清。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捐一个知县要4600两银子,但其薪俸只有60两银子。
  当然这次捐到的不是政府官员,而是互联网金融协会里的会员等级。
  25日上午,在上海召开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大会上,公布了这样一张价目表。花100万,可以当副会长,花80万,可以当常务理事,理事和监事的价格是60万,而20万只能买一个普通会员。
  搞互联网的人中间,很多人都打过游戏。打互联网游戏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要打怪才能升级,但是如果比较舍得花钱的话,可以买到比较高级的装备,升级也比较快,但是还没有只要花钱就能升级的。
  很明显,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机制,已经远远走到了互联网游戏的前面。
  根据大会公布的材料,此次会员代表大会共437名代表参与,其中来自银行机构84名,来自证券、基金、期货公司44名,来自保险公司17名,来自其他互联网金融新兴企业及研究、服务机构292名。
  即便是按照最低的普通会员价计算,刚刚成立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收入已经超过8000万,考虑到还有价格更贵的副会长和理事等位置,收入过亿不在话下。
  当然,如果这是一个民间组织,加入退出全凭自愿,谁愿意花多少钱,都无所谓,就是谁愿意花个100亿,买个会长理事当当,只要其他会员同意,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他们不能这么做。
  但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又不像个民间组织。
  根据该协会的自我介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是2014年4月3号,由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支付清算协会、证监会等牵头组建,已正式获得国务院批复,该协会由央行条法司、银监会普惠金融部牵头筹建,旨在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进行自律管理。
  该协会主要职能为按业务类型制订经营管理规则和行业标准,推动机构之间的业务交流和信息共享;明确自律惩戒机制,提高行业规则和标准的约束力;强化守法、诚信、自律意识,树立从业机构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正面形象,营造诚信规范发展的良好氛围。
  明明看上去是一个监管部门组成的联合体,为什么却强调自律。是几个监管部门一起,看着互联网金融企业自律么,这样的自律,叫自律么?
  再看看在成立大会上公布的协会领导提名名单,原央行副行长李东荣被提名为会长,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文海兴、证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副主任刘洁、保监会发展改革部副主任何肖锋、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等人担任副会长,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初本德为理事长,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陆书春为秘书长。
  离职的、在职的官员,占据了协会的各个关键位置,这究竟是个民间组织,还是政府机关。
  实际上,早在1998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颁发过《关于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不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的通知》(中办发[1998]17号),规定在职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得兼任社会团体(包括境外社会团体)领导职务(含社会团体分支机构负责人)。
  社会团体领导职务是指社会团体的会长、理事长、主席、副会长、副理事长、副主席、秘书长,分会会长、不包括名誉职务、常务理事、理事。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是民间组织,那么上述几位在职官员担任重要职务是明显违规的,如果说它是政府部门,谁见过明码标价可以加入的政府部门?
  实际上,对于退休官员加入行业协会,国家也有明确规定。在2004年《党政领导干部辞职暂行规定》中,党政领导干部辞去公职后三年内,不得到原任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企业、经营性事业单位和社会中介组织任职;不得从事或者代理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经商办企业活动。
  2015年7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行政机关不得推荐、安排在职和退(离)休公务员到行业协会商会任职兼职。现职和不担任现职但未办理退(离)休手续的党政领导干部及在职工作人员,不得在行业协会商会兼任职务。
  领导干部退(离)休后三年内一般不得到行业协会商会兼职,个别确属工作特殊需要兼职的,应当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审批;退(离)休三年后到行业协会商会兼职,须按干部管理权限审批或备案后方可兼职。
  根据这一方案,2015年9月,民政部发布《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任职管理办法(试行)》中,对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的任兼职管理,也作了类似规定。
  这被看作是进一步清理政府、市场、社会关系,厘清政府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职能边界、有效促进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举措,也是干部管理权限中把“权力关在制度笼子”的延伸,同时也是从严管理干部的重要途径。
  这从根本上切断了行业协会商会继续担任“二政府”和“红顶中介”的可能,同时促使行业协会商会增强自主性、自治性与自律性,将其服务的重点对象从政府转向企业、行业、市场和社会。
  我们看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的简历。李东荣,出生于1954年8月,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广东省分行计划处副科长、中国人民银行广东省韶关市分行党组书记、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党委委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等职务。2015年3月,年满60岁的李东荣正式卸任央行副行长一职。
  也就是说,刚刚退休不到一年,李东荣就出任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
  客观而言,由退休官员担任行业协会负责人,如果能够发挥本人在行业中的专业价值,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但是在现实中,负责人的官方背景、权力背景难免干扰到行业协会的透明运作,甚至让协会异化为官员退休后养老的“后花园”、“俱乐部”。这也是政府出台相关的政策,以防止一些政府官员退休后继续“捞油水”。
  当然我们不能说这些退休、在职官员是在“捞油水”,肯定是“确属工作特殊需要”。记得之前认识的一位本地国企的负责人,退休后他很想在机器人事业上发挥一些余热,于是参与组建了一个机器人行业协会,耗费了很大精力,工作开展也不是很顺利。但是在国家明确的规定面前人人平等,他也不得不辞去了机器人协会的领导职务,没有什么“工作特殊需要”。
  这也是由于前述方案中的规定,对已在行业协会商会中任职、兼职的公务员,按相关规定进行一次性清理。任职的在职公务员,或者退出行业协会商会工作,或者退出公务员管理,不再保留公务员身份。在行业协会商会兼职的公务员,要限期辞去兼任职务。
  而现在这个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却可以完全不受相关规定的限制,左右逢源,将行政权力和会员费用,同时收入囊中。
  这到底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为了明确这个协会的具体性质,我们还特意去民政部的网站上查了一下。虽然媒体报道这个协会已经经过了民政部的审批,但是在民政部的全国性民间组织的查询系统中,还查不到它的名字。
  查到了名字里面有互联网三个字的,有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行业协会、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
  当然有可能是已经通过了还没上线。那种还没在民政部通过,就已经收了上亿会费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发生的。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