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于达维 > 火线评论:诺奖得主屠呦呦为什么是“三无”科学家

火线评论:诺奖得主屠呦呦为什么是“三无”科学家

 
 
北京时间10月5日下午5点30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与英国、日本两位科学家由于在对抗传染病上的突出贡献分享这次奖励。
 
在诺贝尔网站上三位获奖者名字的上面,写了一句诺贝尔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为了全人类最大的福祉”。而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今年的奖项由三个人分享,其中美国科学家威廉·坎贝尔(William C. Campbell)和日本科学家大村智(Satoshi Ōmura)由于发现了治疗蛔虫的新疗法而获得一半的奖励。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则由于发现治疗疟疾的青蒿素疗法而分享另一半的奖励。
 
中国籍科学家终于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上,实现了零的突破。实现的方式,是因为四十年前“文革”期间发现的青蒿素。
 
抗疟药物青蒿素,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得到国际认可的原创科学成果之一。诺贝尔奖委员会在颁奖声明中说,屠呦呦教授是中国中医科学院523工程的带头人,该项工程由中国政府设立,旨在寻找有效的抗疟药物。她和她的团队对能退烧降温的植物提取物进行了检测,并确定了其中能够抗击疟原虫的有效成分。
 
在发现该提取物能消除老鼠和猴子血液中的疟原虫后,屠呦呦教授和她的同事们不顾安危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确保该药有效安全。该团队最终成功研制出青蒿素药物,至今该类药物仍然是世界范围内最主要的抗疟药物,成功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事实上,每年有4亿人份的青蒿素被使用于抗疟的综合治疗。
 
“523工程”,是中国在1967年5月23日启动的一个集中全国科技力量联合研发抗疟新药的项目。全国60多个单位的500名科研人员参与其中。科研人员通过整理中医典籍,寻找可能抗疟的中草药。1972年3月,来自中医研究院的屠呦呦报告了青蒿汁结晶的抗疟实验结果,1973年,青蒿结晶的抗疟功效在云南地区得到证实。“五二三项目”办公室于是决定,将青蒿结晶物命名为青蒿素,作为新药进行研发。
 
2011年,当时已经80岁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中药研究所屠呦呦教授,获得生物医学领域仅次于诺贝尔奖的一项大奖——拉斯克奖。拉斯克奖也被视为“美国的诺贝尔奖”,或者是诺贝尔奖“风向标”。
 
但是,因为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屠呦呦被戏称为“三无”科学家。前些年屠呦呦曾几次被提名参评院士,但均未当选。
 
作为“国家设立的科学技术(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两院院士的评选无异于风向标、指挥棒,具有无可替代的引领、示范作用。其评选是否客观、公正,不仅事关院士群体自身的尊严和公信力,更影响着广大科技人员的努力方向和工作热情,甚至海外留学人员的来去选择。
 
而在科学网博主,香港大学教授金冬雁看来,屠教授对青蒿素的发现有重大贡献,是够格当院士的,屠的落选再次说明中国的院士选举确实荒腔走板。
 
他认为,屠当时落选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屠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的关键性贡献有一定争议,由屠一人将此发现整碗端去确有不妥,而更要命的是屠本人自我介绍也确是言过其实。第二,屠无论在北京或各地同行中特别是当年从事青蒿素研究的同事中声誉不高,得不到有力的支持。第三,屠试图通过行政权力施压受到反弹。
 
这是因为,当时在“523”工程中,实际上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带头人”,而是众多科研院所的共同努力。
 
金冬雁在2011年发表在《科学网》的博客上就指出,屠与协作组内其他同事之间也不是师生、指导或从属关系,而是互相比较独立和平等的协作关系。当时没有PI(首席科学家)制,屠作为政治指定的协作组长的义务和责任与今天国内外所认知的真正PI或研究组长是有些分别的。
 
当然尽管如此,金冬雁认为她对发现青蒿素还是有原创性重大贡献的,但很多其他同事功劳也不在其下。在当时组织大协作的历史背景下,协作组起到任何个人都起不到的作用。作为个人本应更加积极地肯定其他作出重大贡献者。
 
关于第二条,当时领导上是做过认真调查的,不但开会,而且私下也广泛听取了中医研究院内内外外方方面面人士的意见,特别是参加协作组对内情有所了解的学者。但听到的几乎无一例外全是负面的评价,有人指其贪天之功为己有,有人指其压制他人,有人指其愚昧和学识不足。
 
当时领导上得出的结论是选屠作为当年协作组的代表难以服众。从屠最近接受美方采访时的态度和措词,可以理解她之所以被人诟病的部分原因。
 
第三条,屠找国家领导作出详细明确和措词严厉的批示,指出青蒿素的重大贡献并明言屠应当选,结果起了反作用。历年以来控告屠的信件和材料满天飞,查下来还真有一些事得到证实。
 
因此在金冬雁看来,根据当时中国院士选举的惯常做法,屠也就注定要落选,并非有什么特定的权威人士一定要拉其下马。想一想在发现HIV过程中真正作出重大贡献的Robert Gallo,也是由于学术界对其人品和行径略有微词就与诺奖无缘,所以屠有此遭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说的这句话非常贴切:科学家活在同行的心目中,没有任何奖项比同行心中的形象更重要。一个科学家如果只说自己如何伟大而别人如何渺小,是很难赢得同行尊重的。现在有些人大造舆论,发动新的造神运动,将屠当成新的偶像来崇拜,是其所是而非其所非,其实并不公正。
 
中外学术界都没有人否定发现青蒿素的价值和意义,但中国学术界对屠的认受程度普遍较低,应该是有其原因的。屠在真正同行中的形象并不会因为得奖或某些人的炒作而完全改变。
 
在金冬雁看来,由屠的落选可以看到,中国院士选举的一个弊端就是过于注重学术贡献以外的问题,有时达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如何将焦点放在学术成就方面,将之作为压倒性的评选标准,应是两院今后的努力方向。
 
人无完人,评院士主要应该评正面的贡献,不应扒粪和揪小辫。评院士的标准不应随心所欲,而要尽量客观。强调学风是对的,但抓住一点小事不放就过分了。
 
金冬雁评价说,中国院士选举或其他学术评审的荒腔走板,是与中国社会风气和中国科学家的个人素质修养密不可分的。除非院士制度最终被中国科学家所完全抛弃,院士选举仍然是避免不了的。要改进选风不能靠炒作和随便贴标签,只能通过道德劝说,并辅之以适当的选举制度调整。
 
院士选举是民主的,是完全由现有院士的意志所决定的,舍此别无他法。两院领导应大力说服现有院士多从国家大局出发、从科学出发,充分考虑对从事科研的年轻人的影响,选出真正对国家学术发展有重大贡献的新院士。
 
有关青蒿素发现的具体细节,都带着过去时代深深的烙印,要用历史的观点与角度来解读。就现在公布的文字资料看,屠对发现青蒿素有重大贡献,瑕不掩瑜,还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但屠有其科学局限性有其人格缺陷,对此也应直言不讳。
推荐 12